壶言砂语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壶言砂语 >

砂语--小煤窑朱泥新品上架

       自从二年前吃进最后一批小煤窑朱泥,以及小煤窑矿区被某家人吃下建造高尔夫球场后,我再也没有去过。
       今日,孤叶从远方来。她对小煤窑朱泥少有的情有独衷,在她的观点里,小煤窑泥秒杀其他所有泥料,说有朱泥的红艳,有紫砂的砂性,泡任何茶都好,只要出壶型,她必要一把。她的这种狂热连我都吃惊,而她的观点我更不认同,但我亦坚持,喜欢的就是最好的。
       她来宜的唯一要求就是希望能参观一下小煤窑朱泥矿区,我当然欣然前往。
       二年前留于记忆里的小煤窑朱泥出矿窑址。


       小煤窑朱泥矿层,矿色土黄色,砂感重,矿层中生有石红、石黄。


       一路走,一路寻,已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。翻过一个个土坡,在此中尽力回忆,一切已面目全非。






       又翻过一坡,终于发现了你,曾经保存良好的窑口,已被拆去大部分,只留下了短短一段,还能有所见到。不久,一切都将夷为平地,小煤窑矿址从此不复存在,小煤窑朱泥也将不复再现。现在我们许多时候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,而让许多宝贵的历史遗址彻底消失,确实可悲可叹。


       天气渐晚,因为此中越过好多小坡,路痴的我又开始发蒙。幸得友提醒说:咱们来时,车子不是停在火车道旁吗?咱们沿着火车轨道走就可。嘿嘿,真是聪明。回望这么一片土地,真有一种错觉,来到了草原。


       第一次在火车轨道上行走,竟然涌起一份浪漫感。我们在轨道上奔跑,追逐,欢笑,蓦然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时光。感谢友,是你的到来,让我拥有了这份不同以往的快乐。更感谢,我的人生路上,一直有你的鼓励和喝彩!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逸尘轩 l 壶言砂语·一号井紫泥壶上架